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宋元明清
林之奇与麻沙本
2018-04-19 (阅读次数:38)

□方彦寿 文/图

lz.jpg

    《三山拙斋林先生尚书全解》(四十卷本)书影

lz2.jpg

    林之奇家祠

    林之奇是南宋福州的一位儒者,著名理学家,以研究书经学而知名于当世。他的著作《尚书全解》是我国最早的一部以理学观点阐释书经的专著,最早的先后两次刊刻都是在我省的建阳麻沙和崇化书坊完成的。

    林之奇(1112—1176),字少颕,号拙斋,世称三山先生,侯官(今福州)人。绍兴二十一年(1151年)进士,历任莆田主簿,以汀州尉荐除秘书省正字,迁校书郎,生平事迹载《宋史·儒林传》。他曾师从浙东名儒“大东莱”吕本中。吕本中的祖父吕希哲是程颐的高弟,吕本中的学问,通过其祖而上承程氏伊洛正学。林之奇从学吕本中,吕教之“以广大为心,以践履为实”(吕祖谦《祭林宗丞文》,《东莱集》卷八),在吕氏门下称为高徒。在福建早期理学传播史上,林之奇有着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。与生活年代略早的“载道南归”的游酢(1053—1123)、杨时(1053—1135)相比,林之奇的学说亦源自伊洛,但其中间环节并非来自游、杨,由此可知,理学南传入闽的脉络是一种复合型的,而不仅仅只是今人所熟知的一脉单传所谓游、杨“道南”正脉。

    《尚书全解》是林之奇的著作,现存四十卷,是福建学者《书经》学研究现存最早的专著。林之奇博考诸儒之说,从南宋以前有关研究书经的古典文献中摘取精华,加以诠解,编成此书。自序称:“博采诸儒之说而去取之,苟合于义,虽近世学者之说,亦在所取;苟不合于义,虽先儒之说,亦所不取。”所谓“近世学者之说”,更多的指的是二程学派的理学思想,故其对前人的取舍,以合于“义”即理学的“义理”为准则。《四库全书总目》(卷十一)评价此书,“其辨析异同,贯穿史事,覃思积悟,实卓然成一家言”。

    此书原本为五十八卷,初刻于建阳麻沙书坊,内容不全,错误较多。产生错误的原因,据林之奇之孙林畊在后序中说,此书脱稿之初,交林之奇弟子吕祖谦录正,在闽弟子中所传录的,只有原书的十之二三。吕祖谦即与朱熹、张栻齐名,被誉为“东南三贤”的婺州(今浙江金华)籍的学者。他描写福州的名诗“路逢十客九矜青,半是同窗旧弟兄。最忆市桥灯火静,巷南巷北读书声”(《送朱叔赐赴闽中幕府二首》其一),堪称脍炙人口,描写的就是他对福州三坊七巷见闻的回忆。这一见闻,显然来源于他早年在福州从学于林之奇之时。

    林之奇将书稿交给吕祖谦后不久,麻沙有一家书坊不知从何处得到消息,急于想将这部由闽中名儒撰写的著作抢先刻印出版,以获取首刊之荣。虽然这家书坊所得的书稿并不完整,但并不妨碍他们的出版进度,“剪刀加浆糊”的加工之术在此派上用场,“以讹传讹”也就此产生。本来,这个真伪参半的刻本,只是麻沙本中的个案,不能说是麻沙出版的书全是这样的不靠谱。清乾隆年间修纂《四库全书总目》,是一部以经、史、子、集四部排列的皇家目录,由于林之奇的著作属于经部书经类,故在目录中排在很靠前的位置,馆臣对此麻沙本给予“麻沙所刻自洛诰以下伪续”的批评,为历史上麻沙本的恶名加上了一个分量很重的砝码!如果说,这个麻沙本还有什么“价值”的话,那就是促成了林之奇此书第二个版本的诞生。

    这第二个版本的刊刻地也是在建阳,是由距麻沙很近的崇化书坊余氏刊行的。余氏是建阳的著名书肆,刊刻此书,则是为麻沙坊纠谬,为声名欠佳的建阳刻书业树立一个正面的标杆。他坚决摒弃了麻沙坊“伪续”的手段,下苦功广泛搜集此书初刻时的遗漏部分,聘请学者经过严谨的校勘,内容比较完整,刊刻精美。这个刻本,被后来的学者,包括《四库全书总目》誉之为“完本”。遗憾的是,此本问世在林之奇逝世之后,林之奇本人,以及他的儿子都没有读到。

    数十年后,林之奇的孙子林畊长大成人。幼时,他曾听过其父讲过此书的刻本源流,知道最早有一个错误百出的麻沙初刊本,并寄希望于林畊,期盼能够将他祖父的遗著整理出一个完整的版本来。

    一天,友人陈元凤拿出一本题为《书说拾遗》、内容为前贤解说书经的汇编本给林畊,说是来自一位曾从学于林之奇的弟子的家中。在这本称为“拾遗”的书中,恰恰有一部分内容即麻沙本《尚书全解》所“遗”。

    更让林畊既感到意外和高兴的,还有一位朋友告诉他一条消息,说在几年前,建阳书坊余氏出版了一部新书,题为《三山林少颕先生尚书全解》,这个刻本与麻沙初刻本全然不同,堪称善本!遗憾的是,此书“刊成仅数月,而书坊火,今版本不存矣”。于是,林畊开始到各地“遍索诸鬻书者”。苍天不负有心人,淳祐五年(1245年)春天,有一位经过长途跋涉、自称来自建阳麻沙的老者,衣着破旧,“鹑衣衔袖,踉跄入门”(李清馥《闽中理学源流考》卷七),非常高兴地对林畊说:“我为你找到这部书了!”打开包装一看,果然是建阳书坊余氏刊刻的《三山林少颕先生尚书全解》!原来,在余氏书坊遭受火灾之前,此书已有少量刻本售出,老者所携的这一部,正是其中的一部。这从天而降的好事,让林畊高兴得手舞足蹈,于是慷慨解囊,以数倍的价钱把这部书买了下来。此后,林畊又先后得到黄榦的学生福州叶真先世所存家藏写本,他将这些苦心搜集到的刻本、抄本经过“稽验新故,订正真赝,参合旧闻”(《四库全书总目》卷十一),精心校勘之后,誊录出一个最佳的版本。

    淳祐七年丁未(1247年),林畊出任衡州(今湖南衡阳市)教授,兼任石鼓书院山长。他于淳祐九年己酉(1249年)将此誊录本编为四十卷,刻印于书院,第二年五月成书,此即此书传之后世的四十卷本之由来。这个刻本,虽不是刻印于麻沙,但先后两次刊刻于建阳的“麻沙本”,都是它的“祖本”。可以说,在林之奇《尚书全解》一书的流传过程中,先后两个“麻沙本”,一个从负面产生作用,一个则从正面作出了贡献。

(来源:福建日报 2018.4.16 第10版)

福建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
  • 福建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信息中心制作Copyright ? 2014 http://www.fjsq.gov.cn/
  • 地址:福建省福州市梅峰路10号 EMAIL:fjdfzadmin@163.com TEL:0591-87898263
  • 流量统计:1999年5月2日至今共有5760481人次访问过本站
  • 网站备案号:闽ICP备11007635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