邹应龙:凿灵秀丹霞圣地 育千古状元名臣
2017/5/17 10:23:30 来源: 阅读38次

邹应龙:凿灵秀丹霞圣地  育千古状元名臣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杨燕蓉 童 杨

泰宁县城南南谷山岗,一代状元名臣邹应龙静谧地倾听着泰宁的“春夏秋冬”。气势恢宏的状元陵墓,与巍峨矗立的南谷山融为一体,郁郁葱葱的树林,争相绽放的春花,似乎在诉说着他永不凋谢的风华绝代。千古状元、一代名臣正伴随着早春的步伐,徐徐向我们走来……

他是泰宁这个山区小城仅有的两名状元之一,南宋孝宗乾道八年(1172年)六月二十三的清晨,从他呱呱坠地的那一刻开始,他就注定是个传奇。十年寒窗苦读,南宋宁宗庆元元年(1195年),时年24岁的邹应龙州试得中解元(举人第一名),次年更以《谅阴不亲策》钦点状元及第。

他是一代名臣,从一名小小的秘书郎(图籍管理工作者)起步,历任户、工、刑、礼部尚书,最后官至宰辅(相当于副宰相),是泰宁有史以来最大的官。入朝为官42载,邹应龙虽然没有丰功伟绩,但他清正廉洁,忧国忧民,兴利除弊,举贤任能……这些优秀的官品依然载入史册,经久传颂。

说勤奋:状元岩下出状元

沿着参差不齐、深浅不一的石阶拾级而上,石径青苔斑驳,古意盎然,近千级台阶,曲折盘旋于陡壁,一直通向山顶一个隐秘的岩穴,阶是“斗米阶”,岩则是“状元岩”。

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凿开的这块丹霞圣地,孕育出了泰宁有史以来第一位岩穴状元——邹应龙。800多年前,18岁的邹应龙一回回背着斗米,踏着古道上山,在岩穴中苦读5年,终是金榜题名。

是大山的冷寂抚平了他心中的喧嚣,让他刻苦研读;更是家族的期望让他从小背负重任,养成勤奋刻苦的品德。

邹应龙出生于家道中落的书香门第之家。几十年前曾是泰宁当地名门望族的邹氏一族,出了不少以道德文章名重一时的人物。但到了其祖父那代,家道逐渐中落,邹应龙又是独子,于是重振家风的重任就落到他头上。

“少年时代的邹应龙,身上穿的是由他母亲亲手纺织,然后再用柳树叶汁染成的粗布衣衫;脚上蹬的,竟是以木片为底的木履鞋子。”泰宁邹应龙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邹水盛说,其生计困顿窘迫,由此可见一斑。

但生活的贫困丝毫没有浇灭邹应龙的上进之心。由其女婿赵与筹书写的《故少保大资政枢密使参政邹公圹志》一文中提到:读书夜达旦。年十八,习《春秋》,贫无书,《三传》皆手抄。也就是说,喜爱读书的邹应龙,由于家境贫寒买不起书,便借来《三传》,手抄来读。(《三传即春秋《三传》,指的是《左氏传》、《公羊传》、《谷梁传》)。

邹应龙的父亲邹徽也是个读书人。文人爱好游历山水、广交朋友。在邹应龙六七岁时,有一次,父亲带他游历城西丹霞岩,见父亲诵读丞相李纲在岩穴读书时,题在岩壁上的诗词,他便立志要向李纲那样读书报国。

十多岁时,为了躲避尘世的喧嚣,他在泰宁上清溪下码头寻得一个读书处——状元岩。状元岩距离城关12公里,在文昌山的半山腰上。

悬崖峭壁中,山林掩映,这确实是一个幽静的读书之地。然荆棘满地、绝壁陡崖,却给攀登带来了难度。少时的邹应龙和父亲,硬是用双手凿出了千层台阶,直通岩穴。

站在这个长弧形的大洞里,岩壁镌刻的“状元岩”三个大字依然清晰,云雾缭绕中,远处的笔架山若隐若现,清风吹来,心里有一种不一样的平静。

少年邹应龙在这种平静中废寝忘食。“传说有一天晚上,邹应龙在天台上读书,随着月亮的移动,他不知不觉把书桌推到了悬崖边,眼看就要掉下山崖了还浑然不知。这时候,住在文昌顶的三位神仙吓坏了,只见他们一个扶着桌子,一个拿着凳子,一个推着邹应龙,硬是把他挪到安全的位置。”邹水盛说,三神护岩后来也成为状元岩一个重要的景点。

在泰宁,状元郎喝墨水的故事也广为流传。说的是有一年端午节,家人给应龙送来粽子。见他聚精会神读书,就剥去粽叶,用根筷子串好,递到他手中,并在桌上放了一碟子白糖。此时,应龙两眼还停留在书本上,接过粽子就往砚台上滚,把墨汁吃进了肚子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。埋头苦读的邹应龙终于迎来了自己人生的“春天”。 1195年,时年24岁的邹应龙州试得中解元(举人第一名),次年更以《谅阴不亲策》钦点状元及第。邹应龙连中“二元”之盛举成为佳话。据统计,在南北宋300多年间,共出状元118人,连中二元22人,官至宰辅25人。

闯官场:一身凛然展正气

金榜题名耀门楣,入朝为官展抱负。邹应龙站在了新的人生路上。

纵观其为官之路,虽然闯荡官海42年,任职24任,却生不逢时,处于君王 弱,权相擅国的南宋末世,每当有所举措,即受奸佞掣肘甚至打击陷害。但他为人为官始终正气凛然、循规蹈矩、是非分明,为了正义,三次被贬,却是留下了千古佳话。

开禧元年(1205年),邹应龙调任资善堂直讲迁起居舍人(与起居郎一起侍立皇帝两侧,记录其日常行动及国家大事的官员)及玉牒所检讨官(负责撰修皇族谱牒的官员)。次年,偏安一隅的南宋朝廷发生了一起不小的政治风波,以外戚身分为相的韩胄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治地位,决定伐金。朝野对此议论纷纷。鉴于当时南宋的国力薄弱,内患不已,邹应龙坚决反对轻易对金国用兵。可是,韩胄擅权专国,打击异己。当年,邹应龙被排斥出京,到赣州上任。

邹应龙担任起居舍人时,有一位与他一起侍立在皇帝左右的起居郎,名叫史弥远,两人同僚多年,甚是友好。开禧三年十一月,韩胄伐金战败,史弥远晋升礼部侍郎,不久又拜右丞相兼枢密使,南宋政权逐渐落到他手中。史弥远一上台,一反韩胄所为,恢复秦桧王爵和谥号,排斥主张抗金的官员,权势日盛,成为第二个专权误国的韩胄。对此,邹应龙以天下为己任,不顾私人交情,多次进言忠告,但史弥远刚愎自用,一意孤行。成为“眼中钉”的邹应龙最终被贬出朝,出守泉州。

第三次“被贬”发生于宝庆元年(1226年),邹应龙应召入京,被授予工部尚书等职。可是,仅几个月,就与史弥远发生激烈的冲突。史弥远大肆排除异已,连著名理学家魏了翁、真德秀都被逐贬。邹应龙力争要留住魏了翁、真德秀,不惜与史弥远闹翻脸。最终他再次出任赣州知府。即使这样,史弥远一党还是不肯放过邹应龙,他们唆使言官以邹应龙在任地方官时擅自惩治宗室、裁减兵饷等事进行弹劾。邹应龙一气之下,辞官回乡,在家乡闲居达8年之久。

邹水盛分析说,邹应龙这种正气凛然的品格,与他从小接受的教育有关。从小父亲就要求他坐则中直端正,行则步履有常,言谈不高声,喜怒不喧哗,举手投足都必须符合“礼”的规范。把一个天真活泼的儿童调教成一个庄重稳健的半老头子,这就是志书上所说的“髫龀如成人”。正是这种家教,养成了邹应龙循规蹈矩、方直正派的个性,对他一生的立身处世起了很大的作用。

聊平生:忧国忧民不停息

为了正义,他把生死荣辱置身室外;为了国民,他把个人利益高高挂起。居官42载,邹应龙紧靠朝廷赏赐的“食邑两百户”清贫度日,没有留给后人任何财富。尽管如此,邹氏后裔还是从只言片语中,串起了他不平凡的一生。

位于泰宁城南郊的何家窠山垅顶,有一座南禅寺,是邹应龙子孙礼佛、祭祖的家庙。在前殿供奉的“广佑圣王邹应龙”总是香火不断。逝世14年,仍被当时的理宗皇帝追封“广佑王”,传说是因为邹应龙在朝廷大胜蒙古军时显灵发挥了作用。

传说把把邹应龙忧国忧民的品质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,也彰显了他的忧国忧民之心。

第一次被贬后,邹应龙来到赣州。彼时赣州连遭灾歉,不仅府库空虚,百姓生计也异常艰难。初到赣州,邹应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街头巷尾被人抛弃的婴幼儿,这些可怜的生命常常因为无人收养,而难逃饿死、冻死的命运。上任后,邹应龙首先严令抛弃婴幼儿,接着率领工匠修建了慈幼院,并向所属各县催讨历年拖欠的税赋,用以抚养这些孩子。此举,得到当地民众的一致认可。

邹应龙主事泉州时,修建的顺德桥,迄今还为人们所称颂,这条横跨笋江两岸的大桥,极大地方便了泉州城南城北民众的日常交往。

在其位谋其政,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,他总是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。

嘉定十三年(1220年),家乡泰宁发生水灾,灾民成堆,邹应龙打开自家粮仓,一户户送米上门。

嘉定八年,邹应龙出任安徽池州郡守。这年,池州正值受灾,庄稼歉收,州郡又无库存粮饷,不忍看着民众挨饿受冻,邹应龙毅然决定裁减当地驻军兵饷,赈济灾民。

邹应龙总是这样,始终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。他也被后人深深地敬仰。如今,大陆、香港、台湾以及东南亚一些国家,建有上百座广佑圣王庙,敬嗣广佑圣王已成为当地一大民间信仰。

话传承:让人文精神泽被四方

大自然恩泽福禄下,泰宁山水浑然天成,但苍白的自然景观撑不起泰宁旅游的高度。作为状元、宰辅的邹应龙进入县委、县政府的视野,上世纪70年代,在一些专家、学者的建议下,泰宁开始挖掘邹应龙人文精神。

1979年,邹应龙文化研究会成立,这个30多人的团队一方面组织编写邹应龙文史专辑和有关资料,另一方面组织抢救修复文物工作。

由于邹应龙平生足迹遍及多个省份,研究会成员就跟随着他的脚步,跑遍了福建、广东、江西、广西、浙江等省的20余个县,做了详细的调查研究,著出《状元宰辅邹应龙》、《南谷之声》等10余本研究著作。

在抢救修复方面,先后重修了状元岩、将军墓、状元墓、南谷纪念堂等历史文化名迹,并把南谷堂、邹氏祖屋、南禅宫等一批文化名迹列入县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
岁月流淌,邹应龙文化开始饱满。一批又一批邹氏后裔,隔三差五前来寻根谒祖。

5月底,于2008年重修的南谷堂即将竣工,届时,纪念邹应龙诞辰843周年庆典也即将举行,分布于全球各地的百万邹氏后裔又将齐聚一堂,共祭先祖。

“邹应龙文化的挖掘,为传承邹氏精神提供了平台。”邹水盛说,已经举办过的两届庆典活动,把邹氏子孙的心紧紧连在一起。利用这个活动,他们不仅认亲,也在传承邹氏文化精神,其中很重要一点就是邹应龙乐善好施的精神。就拿南谷堂来说,总投资500多万元,有460万元都是邹氏子孙捐赠的。

书声琅琅,仿佛又回到了邹应龙读书的时代。其实,这是泰宁县实验小学的小学生们正在诵读邹应龙的文章。

在泰宁,邹应龙被列入乡土校本课程,学生们每周利用一节课的时间,来感受邹应龙身上散发出来的独特魅力。

“邹应龙是泰宁名人,通过这样的课程能够让学生学到邹应龙勤奋学习、为人刚正等品质,这也是当初学校把邹应龙列入校本课程的初衷。”泰宁县实验小学校长邹定瑛告诉记者。

促交流:闽台“亲缘”一线牵

除中国大陆外,邹氏后裔在全球各地有20余万人,仅台湾就有16万人。邹氏研究会成立后,泰宁通过走访邹氏宗亲会、展族谱等方式,与台湾台北、南投、新竹等邹氏后裔较多的市、县保持了良好的关系。

去年9月,已经诞生10余年的梅林戏《邹应龙》首次登上台湾岛,进行巡演,再次把两岸民众的心紧紧连在一起。

“演出过程中,掌声不断,特别是邹应龙坚决不把韩胄人头送与金国而是抛入钱塘江,还有邹应龙赴金国谈判这两场戏,观众更是欢呼不已。”谈起演出的反响,导演黎秀珍迄今激动不已。他说,演出结束后,邹氏后裔争着与演员合影、握手……把舞台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“他们知道自己的祖先邹应龙是个能人,但真真切切地把他正直、乐善好施等品质呈现出来,还是让他们很激动。”泰宁梅林剧团副团长,饰演邹应龙的肖文龙说,参演了10年,去台湾那次,让他印象最为深刻。

两岸亲缘一线牵。在泰宁电视台所作的采访中,台湾邹氏后裔们纷纷表示要向先祖学习,要多来大陆走走,与大陆的邹氏子孙们多交流、多合作。

能取得这么大的反响,与剧团主创人员的努力是分不开的。上世纪90年代,时任副团长的陈灿霞开始写剧本,耗时10年,数次易稿,终于在2000年登上全省戏剧会演的大舞台,此后几年捧回了包括编剧奖、剧目奖、音乐奖在内的一系列奖项。

台湾巡演,由于照明、声响、布景等设备不允许充分携带,去年四月,陈灿霞又改了十几稿,硬是把两个小时的戏删成一个小时。

黎秀珍和陈灿霞是夫妻,作为导演,他对剧本更是严格要求,看着妻子整晚整晚的通宵,虽然也心疼,但他说,为了能让戏份更精彩,他们都有一份责任。

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——梅林戏,兴起于宋朝,据说是邹应龙在任礼部尚书时,为丰富泰宁的汉族民间文化而创编的泰宁土戏。

800多年后,由邹应龙创编的梅林戏竟成为联系两岸的一根纽带,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缘分。

(注:本文与《三明日报》记者杨燕蓉合作,杨燕蓉为第一作者。)

 


上一篇: 邓植与严续
下一篇: 乱世入定说却非